1 2 3
精彩推荐:
查看: 2424|回复: 0

四合院时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9 17: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2ac86ebf93350b53c5d22f185d25d54.jpg
离开老街已有三四十年,每在闲时想起它,总是在脑子里萦绕着安详。
    六十年代末,我出生在庙路街一座三进四合院,小城中心地段,县政府(旧称衙门口)对面的一条比较宽阔的街道。院里东西南北住着四户人家,青砖瓦结构带外檐的门楼,粉着白灰的影壁墙,两扇厚重的木门。我家住在东屋上房,一座外带檐廊,内带套间的五间屋。廊上两根又高又粗的木柱承托着外檐,过年时太姥爷写的七字长对联才能贴严。有一年写的“春风夏雨秋月夜,唐诗晋字汉文章”词与书法和谐的大气又文雅,邻里赞了好几天。宽敞的院子里种着一棵石榴树、一棵苹果树、还有一棵枣树。五月天,一进院子,迎面一树开满生机的火红的石榴花,耀眼喜兴。七月天,小枣树上长满红玛瑙似的果实,酸酸甜甜吸引着小孩们爬上跳下。那棵苹果树,在记忆里总是青色的,没见过红苹果的样子,许是不适合在庭院种植。等到中秋节,结成硕果的大石榴裂开嘴吧露出晶莹剔透红宝石般的颗粒向人们招手。  
5678a0fd096fd47a8451f3081e084509.jpg
    走出院门,是整洁的小街。从北到南有十几个院落,西南面是灯光球场的后门和围墙。坐在家门口,就可以接收露天球场传来解说员的声情并茂,墙里的激情鏖战顺着通明的灯光发散出来。西北面一个大院落,住着爱摄影的文化人,还有赶马车的大爷。他手捧一只大海碗蹲坐门前吃面条的印象记忆深刻。前几年还在街上见过这位大爷,健康硬朗。小街北口是正本街,街上有供销社、缝纫社、图书馆等,每天行人如织。正本街西,有一座貌似天安门微缩版的西门城楼,据说建于元大德年间,可惜七十年代已经拆除。出了西门楼往南,是武安城的小王府井商业一条街南关街。街两边商店林立,第一、二、三食堂穿插其中。
    老南关街是指,北始现在的喜洋洋超市,南至中商场南墙这段地块。原武安老城的外城墙就建在现小栅栏西口,再往南被称作南门外。它因两边布满商铺而成为小城以前最热闹的商业街。有群众活动也在此进行,如春节文艺汇演。沿着南关街从北往南走,东西两边最北头是百货门市和第一食堂。往南依次有魁芳斋食品店、照相馆、钟表店、书店、储蓄所、药店、邮局、供销社等。魁芳斋里的果丹皮是我小时候买的最多的零食。    姥姥家在今亚兴亚商场所在地,一座三进的四合院。前院西屋住着一户人家,跨过月亮门往里走,南北屋各住一家,东屋上房一家姊妹六个,其中一对双胞胎姐妹跟我年龄相仿,常在一起踢毽子。穿过上房北边的夹道,后面一个自成一体的小院就是姥姥家。南北西三个屋子,院内种着一棵石榴树让我从小享受大石榴的口福。曾经,大妗子还养过一只大白鹅,大鹅蛋炒制的菜卤做过我的美餐。小孩对吃的印象最深刻。姥姥家南面紧挨着照相馆。橱窗里挂着穿着格子上衣、束着背带裤的美女倩影,帅气的军人像,我手持毛主席语录的娃娃照也在里面摆过。姥姥经常一手端着汤碗,一手抱着我去照相馆对着美女帅哥喂我,据说是趁我看照片分散注意力时,往嘴里喂饭容易。声东击西和秀色可餐在我这里都有实践。
092ea6e39dea2523203980092444247b.jpg
我们院住的都是上班的人。每天早晨八点以后,小院清静下来。中午十二点,小院紧张的象打仗。大人们炒菜做饭照料老人孩子吃过以后,又奔向单位。傍晚时分,燕子归巢,小院热闹忙碌起来。东屋忙着拍蒜炒土豆丝,西屋在烙葱花饼,南屋拌着老家人送来的沙扑棱野菜,北屋飘出米粥香。那边,小孩子也去食堂排队把烧饼买回来了。各家人坐在屋前小饭桌旁,边吃边侃着一天外出的见闻。尤其是在商业部门工作的西屋奶奶,每天接触的新鲜事最多,奇闻笑谈伴着饭菜的味道弥漫院中。
夏夜晚饭后,一条街的小孩子们好到街上玩捉迷藏的游戏,我的膝盖上至今还留着追跑时几次摔倒留下的疤痕。感慨现在的孩子整天做不完的作业,还要搭上家长捆绑监督。当然也有几个孩子不在外面贪玩,在家挑灯不畏酷暑与题海搏战。有邻家三兄弟家教自律严格,个个比女孩还文静,后来考学去外地发展。

5c354e450a2be1aebba9499c10094cb0.jpg
八十年代初,我家在后马路盖了四合院,第一个从大杂院搬了出来。当时后马路还比较偏,我每天下晚自习后与同学搭伴从老一中顺着桥西路至后马路南口,两个同学往鹿岩山方向分道而去,我一人沿着邮局东墙往北走。虽有路灯,但行人稀少,尤其是冬天,唯有加快脚步。快到胡同口时,望见路边站着熟悉的身影,知道那是母亲在等我,急速的心跳才稳下来。胡同里没有路灯,一排排双门紧闭的四合院矗立在夜幕里。现在这里早已变成寸土寸金商业一条街,每天人头攒动,时有塞车。
    九十年代,我家搬到二层楼带小院的新民居。屋里安着暖气,冬天封闭得温暖如春,夏天在小院透气乘凉侍弄花草。近几年,邻居们有将四合院拆除盖成四层楼。凝眸四合院群里突兀出来的楼房,我遗憾记忆里被拆掉的老建筑。吆喝声、梆子声,老邻居的音容笑貌,古朴平实接地气的老街胡同四合院,挥之不掉。    今天,站在高层单元楼的窗口,环视新装修的家饰,俯视小城,笔直的中兴路上洒满璀璨的城市灯光,密排旧店铺的南关街将改造成步行商业街。最繁华的地段在中山大桥与中兴路的交汇处,从新世纪商场位置向四周散发延伸。一条条宽阔的大路,一座座智能大厦,代言小城的现代化,让我对现居的这座城市愈加爱恋。我愿意将喜欢和知道的老故事、新见识**给热爱这座城市的人们。
17c6efcc90a5eea400511c7a7d7d8d1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 2 3
精彩推荐: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QQ| 武安之窗  

GMT+8, 2019-7-19 14:01 , Processed in 0.286997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